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九十七章 恐怖地牢

作者:沁园居士字数:4352更新时间:2017-03-01 20:02:56

天韵凌仙峰上,李运在不停地搜索妖族的记忆和功法,抽取血脉。

随着时间推进,逐渐轮到高阶妖族。

不出他原先所料,同一妖族,级别越高,血脉之力也越高,而不同妖族,血脉级别也有区别,比如香狐族的血脉之力就比大部分妖族要高得多。

小星想出一个办法,通过噬血藤来做血脉级别的试验。级别越高,催发起噬血藤的效果就越好。

根据血脉之力的大小,小星将它们分成不同的层级,从血脉一级到十二级,每一级均分为下中上三品。

除了这次捕到的妖族,还有小福的血脉、雷若兰的血脉、梦氏血脉、赤鱬血脉、水虺和旋龟的血脉…李运甚至还抽取了不少修士的血脉,其中有不少是来自巨寇囚笼街的盗匪。

有了大量的标本之后,就可以对号入座,虽然还不能很确切,但也能有个大概的排位。

其中,小福的血脉之力是最高的十二级,其次是雷若兰的十级,梦氏血脉八级,接着是赤鱬七级、水虺五级上品、旋龟五级中品、昆强四级上品、青魁四级中品,敖骨、欧纳、兰西、池浑均是三级…

李运自己的血脉之力在这些人之后,不过,也不算太低,大概在血脉三级中品,比起不少妖族和人族,似乎还要高出不少,与山岳猿族的妖校池浑相当。

这一发现让他心中暗喜,看来自己的身体经过朱果的伐毛洗髓,血脉级别不低,竟与妖校的血脉之力相当。

不过,人类的血脉之力总体上比妖族要弱得多,基本上都在一级呆着。

妖族的一只小妖,其血脉之力都能达到二级下品,难怪妖族的功法均以修炼血脉之力为重点。

血脉之力又与炼体息息相关,所以,妖族的躯体普遍比人族要强壮得多,皮粗肉厚毛多,无论是力量,还是灵巧性和柔韧性,都显得更为优越。

李运发现,象昆强这些妖族头头均有炼体之法,比如,昆强修炼的是“黑曜体”,青魁的是“青罡体”,敖骨的是“秘银体”,池浑的是“金刚体”…

这些炼体之法各有特点,但几乎都是由其本身的血脉之力来激发,与其种族的特点密不可分。

当然,它们也有许多可供借鉴之处,对李运修炼“小天雷魔体”极有帮助。

这些炼体之法和其他妖族功法自然都进入了小星的智库。

可以说,以后李运若是与这些妖族对垒的话,就占据了极大的优势,因为他对其功法特点已相当了解。

在空间中花了近半年的时间,李运终于完成这个浩大无比的任务,而外界也过去了三天。

从各方信息来看,大夏的混乱依旧,唯独中部区域稍微平静一些,清元门更是一点影响都没有。

李运看看这边已无大碍,操控天韵,溜出了宗门。

“主人,夏阳门的张天和李街两人如果再不放,就算性命能保,也必定落下重症了。”小星提醒道。

“哦?差点忘了此事。”李运一愕。

这两人自从落入李运之手,就一直被养在一个灵兽袋中,但因重伤未治,奄奄一息。

“当初设局让夏阳门以为他们这两人就在天都山,现在要放生的话,自然也要将他们放置在天都山的势力范围内才行!”李运思索道。

“主人,天都山有秘密关押重犯之处,我们可以将这两人投放在那里,帮其醒转逃跑出来,这两人回去之后,自然会将此事归结于天都山。”

“此计不错。不过,这两人现在有能力逃跑吗?”

“他们虽然奄奄一息,但是,被波求击伤的灵脉似乎长出了不少,以他们原先的金丹修为,想要逃跑还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我们最好还是再保护一下。”

“原来如此。这就好办了。”

“主人必须将他们搜魂,并将他们看到如意空珑剑之事抹去!”

“有道理!”

李运立刻动手,将张天和李街的记忆、功法、血脉等取了过来,又抹去如意空珑剑之事。

施展缩地法,向天都山而去。

以他现在的修为,可以引动的空间范围比原先大了不少,所以,他的平均缩地距离已扩展至五千米,这样一来,每一次前行比原来都要多上近两千米,速度快了不少。

刷!

刷刷!

刷刷刷!

没有多久,他就到达天都山势力范围之内。

玄东木看得目瞪口呆,叹为观止。这速度,就连他都比不上。

依照小星指点,李运进入天都山大阵,来到其中一座山峰之下,抬眼看去,这里姹紫嫣红,百花斗妍,花园处处,异香扑鼻,胜似人间天堂。

有许多人在此地流连忘返,品酒赏花,弄月吹箫,吟诗弹琴,好不快哉。

“那烂陀花…”

李运眼光一扫,发现此处竟然栽满各个品种的那烂陀花,如此灿烂,如此娇艳,可以想象,其下方花根处不知有多少修士或灵兽正在受苦受难。

一想到在拜石城月黑风高店下方的惨景,李运差点就要呕吐出来。

强忍着心中不适,李运向下潜去。

“哇!”

一见地下情景,李运不禁惊叫一声。

只见下方是一个空间阵法,全部用灵壁大阵牢牢锁定,只有花根可以畅通而下,吸附着一个个修士。

这处庞大无比的地牢关押了近千名修士,另外还有一些灵兽,每一个都是被单独的灵力囚笼锁定,身无寸缕,披头散发,身上被花根缠绕着缓缓吸着灵血,场面极为血腥诡异…

“美丽…是有代价的…越美…代价越高…呃…呃呃…”

李运终于再也忍不住,胃口紧缩,狂吐起来。

“主人…”玄东木叫道。

“我…没事…”

李运回过神来,开始查探这个阵法,发现它的级别并不太高,主要还是为了隐形,将那烂陀花的秘密掩盖。

因此,这里几乎无人守护,阵眼都是自动运作的,只要有人被推下来,就会自动分出一个灵力囚笼锁住,移到指定位置用作花肥。

“这么多修士,不知是从何而来?”李运看着这无比瘆人的场景,微微奇道。

“主人,这些修士大多数是夏阳门的,是在双方大战时抓获的。”小星说道。

“原来如此!”李运恍然大悟。

“主人,这处阵法破解不难,只要我们破了阵眼,就可以将这些人全部救出去,外面的人想要发现,恐怕要等到那烂陀花枯萎之时。”

“好!不过,却要让张天和李街先看到这一场景…”

小星立刻开始破阵,象这样一个隐形阵法,对小星来说形同虚设,不用多久,就将阵眼接管过来。

李运将张天和李街两人剥了光猪,也用囚笼锁住,再将那烂陀花的花根吸附在其身上。

灵力刺激,将两人弄醒。

“咦?这里…”

张天悠悠醒来,看着眼前场景,目露茫然之色。

他全身乏力,灵力运转不畅,动弹不得。好在灵觉尚强,猛然感到身上缓缓传来阵阵剧痛,不禁大惊。

神识一扫,顿时如置冰窖,发现自己全身精赤,正被密密麻麻的根系紧紧缠住,这些根系上有细密无比的针刺,扎在身上,时不时地抽着自己身上的灵血!

再看周围,只见囚笼一望无际,每个囚笼中都有一名赤身修士象自己一样被根系抽着灵血,小眼睛一缩,整个人都懵住了。

“李街!你也在这里?!”张天惊叫一声。

他发现旁边的囚笼中正是师弟李街,与自己一样,正被根系抽着血。

“师兄,原来…你也在这里!”李街有气无力地说道。

“那些人…好象也是我们夏阳门的弟子…怎么都被抓到这里来了?!”张天大惊失色,感觉如坠深渊!

“完了,完了!师兄,看来我们夏阳门真的完了!”李街哀叹道。

两人发现那些弟子个个处于深度昏迷状态,情形诡异无比,心中更是无比绝望。

“我记得天街坊市被地脉异动震塌,难道我们就是在那时被人抓到这里来的?!”张天喃喃说道。

“应该如此。我也记得是这样,从坊市中出来后,似乎受到重击,醒来后就是这里了。这些根系好恶毒,不断地抽着我身上的灵血,要是再这样下去,恐怕你我命不久矣…”李街哀叹道。

“不行,一定要逃出去!只是现在身上灵脉尽伤,连炼气期的功力都没有,被这灵力囚笼锁住,根本无法挣脱…”张天狠狠道。

“什么?你灵脉尽伤?!怎么和我的伤势一样?!”李街惊道。

“看来…我们都是被人重伤了灵脉。难道…此地竟是我们的葬身之处么…”张天脸上露出绝望的神色。

两人一阵无言的沉默,时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嚎叫,痛苦无比。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一道人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两人惊觉,连忙抬头看去,发现是一名少年,身着紫袍,面色玉润,脸上微露怜悯之色。

“你…是谁?!”张天咬牙狠狠道。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前辈,在下清元门李运!”

“什么?!清元门?!我们原来是被清元门抓来了?!”张天大吼道,面容扭曲狰狞。

“前辈误会了!这里是天都山的地下牢笼,你们是被天都山抓了过来。”

“天都山?!”张天和李街闻言一怔,面面相觑。

“不错。大夏有多个门派被空空盗袭击劫掠,天都山也未能幸免,死伤了许多人,财物也大多被其劫走。我随掌门老祖到此慰问,看上面花儿灿烂,就知道这下面有问题!”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