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七十三章 周龟年

作者:沁园居士字数:4132更新时间:2017-04-24 09:35:20

李运看到,由于迁入的凡人数量剧增,边境的仙门纷纷展开新一轮的仙苗挑选行动,对他们来说,在外部仙门的打压下,宗门积弱已久,连仙苗的源头都快枯竭,有这样的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若是能够从中挑到一些好苗子,就能给宗门带来新的希望。 23US.COM更新最快

机会来之不易,当然要感谢大周十鼎山的努力,若非他们让大周安定下来,是不可能带来如此良机的。

从边境发生的巨大变化中,也可以看出高端战力在修真界是何等重要,只有高端战力镇得住,底下的修真宗门才有可能得到更好的发展机会。

大周东面与大燕接壤,南望大洋界,北面与大韩接壤,这三面的情况现在都极好,不过,西边的情况似乎就差了一些。

西边从北到南分别与大秦、大赵和大齐接壤,这三个人族大区实力都极为强大,特别是大秦,更是人族的中心,所以,光凭梁泽等八名化神,加上借到的十五名妖族大能,力量还是远远不够,十鼎山只能是做到稳定住现有的边境区域,恢复一些活力外,不可能从它们手中讨回失地和人口。

由于神识地网还没完全覆盖到大周全境,李运神游一圈,收了回来,发现已经可以看到大周十鼎山了!

“大人,十鼎山的鼎盟大殿中似乎正在召开大会,欢送那十五名妖族大能!”小星说道。

“哦?已经借用一年了吗?”

“还差些时日,不过,大周已经基本稳定,他们出了很大的力气,也很辛苦,所以,梁泽他们决定让他们先返回各自海域。”

“原来如此!”

李运集中神识,细细观察了十鼎山的情况,发现了外围那十座巨鼎,气势不凡,心中暗赞!

很快,又进入鼎盟大殿,旁观起来。

只见这座大殿内部颇为高阔,乃是依着一棵界树建起来的庞大宫殿,殿中灵气浓郁,有如一座大型的聚灵阵一般。

此时,梁泽与几人坐在上首,其他化神与十五名妖族大能在下首两边坐着,每人面前都有一张玉台,台上摆满了美酒佳肴,欢声笑语,仙乐阵阵,舞女婆娑,流云飞袖,热闹非凡…

“咦?晏若虚?”

李运看到了这名老朋友,此刻也坐在上首一个位置,看来他在大周的地位还真是不低。

另外,上首还有几人,看起来都是化神修为,应该都是大周的隐世大能,在今天这样的重要大会上,自然也被梁泽他们请了过来。

李运知道晏若虚是大周飞烟学府的头头,从他的地位看来,飞烟学府的地位也不会低,排在第二位是没问题的。

至于第一位,当然是同时拥有沈友希和庆弘两名化神的飘雪学府。

酒席看来已经举行一段时间了,客套话早就讲完,殿中的气氛变得颇为闲适惬意,只见梁泽举起手中酒杯,向上首一名化神敬道:“龟年兄,今日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总该献唱一首吧?”

只见此人身披红底裘袍,发如流丝,面如白玉,眉目如云,挺鼻朱唇,一笑起来就露出一口光洁的皓齿,闪闪发光…

此人的颜值简直可以与杨谦媲美,甚至是更胜一筹,不仅让李运看得有点怀疑他到底是男是女,就算在大殿之中,他也自然而然地成为关注的焦点,所有妖族大能几乎都时不时地向他投去艳羡的目光。

“龟年…应该就是晏若虚曾经与我说过的润雨学府的歌师周龟年吧?”李运心道。

“大人,此人就是周龟年,与资料上显示的一样!”小星说道。

只听周龟年微笑道:“今日专程到此送别众位妖族大能,我自当为各位献唱一曲,以表我大周对各位大能鼎力相助感激之情!”

“好!”

“听说龟年兄乃人族歌师,我一定要洗耳恭听!”

“难得龟年兄如此有情有义!”幻笔阁々々www.HuaNBIgE.cOM

“一曲太少,要多唱几首!!!”

“不错,最好不要停…”

这些妖族大能兴奋地叫着,个个有点迫不及待的样子。

就连大周这边的化神也是个个不淡定了,想不到周龟年这次居然这么爽快就愿意献唱,看来,他的确是对十鼎山这次取得的功绩表示认可!

殿中气氛如此热烈,让周龟年都有些意想不到,回过神来说道:“庆弘兄,那就麻烦你伴奏一下了!”

“没问题!”庆弘一口说道,拿出玉笛。

周龟年长身而起,显出挺拔的身姿,长发垂腰,丝丝轻扬…

手中灵光一闪,出现一个曲谱,扔给庆弘道:“今日送别诸君,就唱前三首!”

庆弘接过,微一感应,眼睛一亮,说道:“好!”

玉笛斜横,兰指微按,轻气吹吐,悠扬的笛声如流水般淌出,在大殿内外回响起来…

周龟年目光似已微醉,头轻抬,口微张,声音似从空幽处响起,伴随着悠悠笛声,环绕在众人的耳际,透出大殿,牵动着此处的气机,产生极强的共鸣…

音由心动,声线如丝,引动每个人的心跳,与歌词意境相融,不由自主地沉迷其中。

一股薄薄的凉意倏然而起,萧萧瑟瑟,让人顿觉来到了清秋,秋意浓,秋意愁,是送别之愁…

一声成境!

周龟年出口不凡,几个清音就让众人来到了秋日的氛围当中,歌声响起,却是李运所传出的一首词《雨霖铃.寒蝉凄切》: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

声音极为奇妙,其中似有颜色,有画面,有视频,有温度,还有离人之间浓浓的情感故事,让人犹如亲词人与友人离别时的种种情愫,绵绵不绝,流入心田…

哇!

在座所有人都听得如痴如醉,仿佛已经了一次情感上的洗炼一般,淡淡离愁笼罩,珠泪盈眶…

笛音由悠扬转而低沉,把人带入深秋的时光。

歌声也渐趋深沉,瑟瑟秋风让人仿佛听到了落叶的飘零,看到了残败的草木,凋谢的花朵…

景致是枯黄萎凋的,心田是干涸饥渴的,有酒吗?能销愁否?能见到远处思念的人吗?

声声如泣,引人愁思,仿佛就在你的心中倾叙着离愁,却是李运另一首词《苏幕遮.怀旧》: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

酒?酒在哪里?

众人一边听着这催人泪下的歌声,一边不由自主地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酒,泪水不由自主地滚滚而下…

湿透了脸庞,湿透了衣襟,湿透了地板…

那些化神与妖族大能忽然发现听着这歌声,彼此之间的感情似乎极速升华,以致于心中都泛起恋恋不舍之情,忍受不了这离别愁思的折磨,不知不觉地紧时拥抱在一起…

笛声渐低渐沉,把这种愁思渲染到了极致,忽又急转,变得有些平和轻快。

还是酒,酒中之道本就有千万种演绎,此时要说的又是哪一种?

没有太热烈地狂饮,没有太孤寂的销愁,只有彼此心照不宣地送别,一杯又一杯,一杯再一杯,不要停,不需停,管饱,管够…

很快就要从这里离去,那就再喝一杯吧,离去之后,也许就再也见不到象我这样的朋友了,这当然就是李运送给晏若虚的那首离别最高境界之诗《送晏若虚回大周》:

清元朝雨轻尘,楼台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夏关无故人。

……

歌声如阳春煦日,温暖着离人的心田。

歌声婉转,绕梁三日,让人三月不知肉味。

歌声如酒,可以软化最坚硬的心肠,就算是铁汉,也会留下多情的泪水…

“喝…”

“我要…喝!”

“我要…再喝!!!”

“我…不走了,我要一直喝…”

无论是妖族大能,还是人族化神,在这样的催泪剂面前,似乎没有什么太好的抵抗力,此时已经滚成一团,分不清彼此…

庆弘的曲,周龟年的歌,李运的词,三种道意合击之下,在这下界能扛住的人还不多,殿中清醒的人屈指可数。

李运看了看,梁泽、晏若虚还算是清醒的,另外,还有上首两名化神大能,一男一女,看穿着竟象是一名和尚和一名尼姑。

“小星,那两人是谁?”

“大人,还未能查出来,地网还没有覆盖到,而且,象和尚和尼姑这种方外之人是极少外出露面的,认识的人不多,若非此次机会,估计还不能见到。”

“不错。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上次在大安修真区遇到的智达大师,他似乎就是从灵界的‘那烂陀界’到大周来的,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见到他!”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