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天香会

作者:沁园居士字数:3878更新时间:2017-12-31 15:18:09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喝得不亦乐乎,而且说好的不能动用灵力来化解酒意,完全实打实地比拼酒量,这下子李运算是遇到对手了,十几杯落肚,有点醉醺醺…

小响心中得意,不抓住这个机会来勾引撩拨一下大人实在是对不住自己,于是悄悄地变身为一个绝色女子,对着大人就上下其手,搂搂抱抱,腻歪腻歪…

在李运与小奴们在恒海之上主奴其乐融融之时,秀贞、桓宣、禅言、香香一个个在十方界各处都快跑断了腿,却依旧没有发现流风的踪迹,而天香酒楼造假事件仍在持续发酵,有愈演愈烈之势!

在更远的天香界,最近一个消息有如地震一般震惊了整个界面,闻名遐尔的天香酒楼所卖的天香酒,经过验证,竟然是由马尿勾兑而成,由于证据确凿,现在整个酒楼在各界所有分点的生意都大受影响,而且每天都要应付大量的食客上门闹事!

眼看着天香酒楼近万年的火爆生意竟然因为此事而接近崩溃,天香楼主文雨祥坐不住了。

他再次召集“天香会”,即本楼所有核心高层来研究对付此事。

在他宫殿一角的一个小空间中,坐了将近二十个人,这些人均是天香酒楼在近万年的发展中积累下来的精英人物,如果说连他们也摆平不了此事,那天香酒楼也就快接近完蛋了。

文雨祥身着蓝色袍服,显得温文儒雅,看起来并不象是个生意人,但正是他带领着天香酒楼走过了近万年的风风雨雨,创造了灵界一个商业奇迹!

他的名声极大,兼之又具有散仙的实力,受到许多人的推崇,也吸引了不少人才投身到他门下。

只不过,他现在的神情极为严肃,坐在首座,看着底下这些人,狠狠说道:“你们怎么搞的?!上次开会还向我保证很快就能处理好造假事件,但此事发生已近半月,怎么还不能将它压下去,难道一定要我亲自出动才能解决吗?!”

底下之人吓了一跳,瑟瑟发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大人露出如此神态了,可见此事已经对他造成了多大的震动。

座中却有几人并非文雨祥的奴婢,而是他的血缘后辈,其中就有儿子文立本,是天香界本地一个最大酒楼的楼主。

文立本颇有乃父几分气质,看起来一表人才,风流潇洒,此时轻声说道:“父尊,我按照视频所示的过程制酒,根本不能调制出我们的天香酒来,所以,我认为此事必须找到那个流风,当面澄清此事,给公众一个交待!”

“你当然不可能调制出来!因为这根本就是无中生有之事!”文雨祥一拍台面,大声吼道。

“可是…”

“可是什么?!”

“我仔细研究那个视频,发现流风的操作可以说是滴水不漏,没有一点作弊的手段,把一切都交待得清清楚楚,最后自然而然地勾兑出了天香酒,实在是有点难以理解!”文立本小声说道。

文雨祥闻言,也是闭口不语。

那些视频他早已看过多次,无论从哪个角度,都能发现流风的操作毫无破绽,可以说是完美无瑕,难怪公众对此事坚信不移!

要知道,众人目如厘秤,食客当中高手如云,眼力厉害的不是一个半个的问题,到现在却没有一人能挑出流风制酒的操作上有任何问题,所以,此事才被认定为证据确凿,无可抵赖!

“小典,你认为呢?”文雨祥问道。

小典名叫曾典,是天香酒楼的当家酿酒师,此事发生以后,他头上似乎多了好几根白头发出来,让文雨祥看着都有些心疼。

“大人,小奴试了多日,发现此事有多个疑点,可惜小奴当时不在现场,否则一定可以揭穿流风的验证!”曾典说道。

“哦?说来听听!”文雨祥精神一振。

其他人也看向曾典,想听听他说出什么来。

“第一,流风所用的勾兑之法,从来就没见人用过,因此,他最后弄出来的液体到底是不是酒呢?如果是在现场,小奴一定会去品一品,当然就能发现问题,可惜现场之人只闻到酒香,看到酒色,就认为那是天香酒,从视频上看,根本没有人品尝过!”

“嗯,你说的不错!但是,在现场那种氛围下,食客们的情绪都已被调动,流风很好地利用了这股情绪,使得食客们根本就没有想到此点,而是一致认为那就是天香酒,而香香她们经验不足,气场不够,根本不能与之对抗!”文雨祥叹道。

“不错!从视频上来看,就连香香她们也被流风的操作所感染,最后甚至相信了他的话,认为天香酒就是那样勾兑出来的,哪里还有可能去反驳流风?”曾典说道。

“所以,这才更加重了公众对天香酒楼的不信任!”文雨祥重重说道。

众人心里又是一哆嗦!

“还有什么疑点?”

“大人,第二个疑点,就是流风为什么会有天香酒的配方?这个配方是我所掌控的,而且并没有失窃的迹象,流风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曾典说道。

众人一听,又是低声议论起来…

从现场视频和信息来看,流风酿出来的液体不但酒色与高级天香酒一样,而且酒香也是一致,在所有人具备的常识看来,这就说明他必定是拥有配方,才能酿造出具有相同酒色酒香的天香酒,否则,稍有差池,都是不可能的!

而且,现场有无数食客,许多都是天香酒楼的老客户,他们对天香酒熟悉无比,可以说一闻便知!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连他们都认定此事,说明当时现场勾兑出来的酒必是天香酒无疑。

这也是让这里所有人感到困惑之事,难怪曾典和文立本都要自己做试验,看能否利用一样的手段用马尿来勾兑出天香酒。

但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最后做出来的都与天香酒相差甚远。

“典叔,会不会是流风自己研究出了天香酒的配方呢?”文立本狐疑道。

“不可能!天香酒的配方复杂无比,不但程序繁杂,材料众多,而且还与时间季节密切相关,稍有差池,就不可能酿出好的天香酒。这个配方是我们多名酿酒师历经无数年,积累了无数经验教训之后才最终确定的,以流风一个小小金丹,而且才刚刚去到禅域没多久,怎么可能破解?!”曾典断然否定道。

众人听得纷纷点头…连文雨祥也是赞同地点点头。

文立本说道:“典叔,侄儿觉得此事并非不可能!不知典叔可有仔细看过流风此人的资料?”

“却是没有,最近都在研究勾兑的问题…”

“侄儿这里倒是搜集了一份关于流风最详细的资料,请典叔过目!”

文立本拿出一堆玉简,先递给父亲一块,又递给曾典一块,其他的散发给在座之人,说道:“上次搜集的信息颇为粗略,这次是比较全面详细的!”

文雨祥阴沉着脸感应起来,很快脸色就起了变化…

曾典和其他人看完信息,神色均是剧变,感到有些不好了!

曾典惊道:“大人,流风此人…太可怕了!从信息上看来,他也是一名极为厉害的酿酒师,酿出的酒比添酒道人的桃花酒还好,还能做出道鸡,说不定真如大公子所言,他已破解了我们天香酒配方的秘密。难道他真的是想针对我们天香酒楼的生意才做出此事吗?”

“哗!”

底下顿时一片哗然,个个脸有惊容,交头接耳…

“啪!”

文雨祥一拍玉台,沉声道:“慌什么?!我们近万年的基业,岂是一个小小事件就能摧毁的?就算他真的破解出天香酒的配方又如何?没有我们的酒楼和名声,他酿再多酒也卖不出去!”

文立本嗫嚅道:“父尊说的极是!不过…”

“不过什么?!”

文雨祥大声吼道,他发现自己今天心情特别烦躁,就象一堆干柴,稍有点火星就有可能被点燃。也只有这个儿子仗着血缘和得宠,敢开口说话了。

“这个…流风在蔓陀城一下子就收了十几万名奴婢,他要养活这么大一帮人,肯定要打造一份基业才行,而他又恰好能酿造好酒,制作道肴,如此一来,他极有可能向酒楼这个行业进军,要知道,我们天香酒楼在禅域就是一个巨无霸,是横亘在流风面前的一座大山,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他实现目标的一个挑战!现在看来,造假事件也许只是刚刚开始,说不定流风下一步还会做出更加出格的事情,我们必须高度警惕!”文立本侃侃而谈。

哇!

此事被文立本这么一分析,在座之人深以为然,都立刻将此事提高到与流风决一死战的高度。

流风虽然是初出茅庐的小金丹,但凭着罕见的天才,已经拥有不小的势力,单以手下的奴婢数量来看,就已远远超过文雨祥,这一点让在座之人都感到极为汗颜!

不过,势力虽然不小,要维持和发展却是需要灵石的,没有钱财根本不可能,所以流风进军商界也是必然的…

……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