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乐极生悲

作者:沁园居士字数:4017更新时间:2018-01-31 09:37:19

哇…

这一幕把底下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石越竟然成为近年来翠香楼头牌争夺战中首个进入小雨帐中之人,把他们给羡慕得口水直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石越大笑着,心中之得意真是难以言表,迫不及待地上了顶楼,在万众翘望中和小雨携手进了洞房。

小雨糊里糊涂地被石越弄上了床,任其蹂躏,这一幕刚才都被翠香仙子看在眼里,心中恼怒无比,但在发现那名男子竟然是石越之后,翠香仙子哪里还敢去生事,立刻有多远跑多远,向丰原城疯狂逃蹿,很快就找到黑狱堂,与萧天分身见面之后,拿出李运那封信符作证,成功地躲进了那个隐蔽阵法之中。

进来才发现这里已经藏了不少人,除了萧天分身,还有老刀子、老修士端木和单长富,这些人均是李运的小奴,每个人都有小空间,如果这个阵法没能瞒住石越的话还可以躲进去,不过,事实证明上次李运刻意打造的隐蔽阵法还是很管用的。

石越一夜风流之后,通过小雨开始调查,一路上找到了翠香宫,从后厨一直找到了翠香宫,却发现翠香仙子刚刚出了远门,不禁懊悔万分!

如果不是在翠香楼争风吃醋,肯定可以逮住翠香仙子,现在却有些麻烦了。

追查之下,石越终于抓住了八爷!

通过仔细搜魂,他发现八爷与流风之间并没有任何亲密关系,因为其是翠香仙子的小奴,八爷虽然与流风有交集,但都是些琐事,而且他对流风的了解也极其有限,所以通过时光通道去操作的效果估计并不好,反而会白白耗费自己的寿元。

他没想到的是八爷还从翠香仙子处得了一门保护记忆的功法,虽然八爷后来也知道了流风即李运,但在翠香仙子的授意下,这一信息已经让他给保护了起来。

石越的主要目标是流风的魂丝,而要得到流风的魂丝,就必须查明他的具体出生地,才能在幽冥殿里购得,从八爷的信息中他发现流风是从翠香神域南部来的,属于某个擅长阵法的修真家族,其父叫做流金,于是,转向南方而去…

妙音界某座山岭,山青水秀,山下有一座大城池,名叫“缥缈城”,居住着数百万人口,是一座修真大城,各地往来之人都会在此歇息再走,或是到城外山岭上的妙音庵进进香,许许愿。

这一天,一对夫妇模样的人从城外走来,看到缥缈城,脸上不禁露出兴奋之色!

“师哥,缥缈城终于到了!”女的欢叫道。

“太好了!我们可以在此歇一段时间,好好享受!”男的乐道。

“享受?你想得美?!”

“怎么?难道不许我享受一下?在穿云寺中我可是快淡出鸟来了,没吃到什么好东西!”

“哼,想吃好东西也得有灵石才行。在缥缈城里生活费用也不低,我们积攒的灵石不多,还得去接接任务做才能保证顺利地养儿育女。”

“师妹就放心吧!你只管生育,其他的就由我来负责,一定把你养得水水灵灵的,回去还要年轻许多岁!”

“真的?!!!”

“当然!我什么时候对你撒过谎?”

“咯咯,好吧,有师哥在,师妹我就一心一意为你生儿育女了!不过,接任务也不急在一时,咱们明天去山上的妙音庵进香许愿,顺便看下我的姐妹们现在如何了,可好?”

“好!明天我陪你一起去!”男子说道。

这两人正是从禅道暂时脱离,出来过一段平凡生活的戒嗔大师和慧玉师太,他们从下界穿过界域,来到灵界,又经过一番辗转,终于来到慧玉师太所在的妙音庵附近这座缥缈城。

两人商定明天去山上许愿,于是先进了城,租下了一间院子,购置了一些食物和用品,做好长期的生活打算。

忙碌了一天,到了晚上终于可以坐下来,品尝自己亲手做出来的家常饭菜,慧玉师太心有所感,眼眶都是红红的,有泪珠盈盈…

“师妹,你怎么啦?”戒嗔问道。

“师哥,我也不知怎么了,就是感觉这种生活很难得,如果一直这样过下去也很不错…”

“哦?师妹的意思是…”

“唉,我也只是说说而已,想我们禅道中人,一入禅道,就是终生禅道,要脱离是不可能的。”慧玉叹道。

“那是当然!就算我们不回去,时间到了,寺庵之人也会来找咱们回去,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是不能推辞的,否则后果难测。如果禅祖降罪,那我们就过不下去了。”戒嗔说道。

“这…如果我们能在入禅道之前就先遇到的话就好了,那就不用受这禅道规矩的束缚…”

“哈哈,你呀,就是放不开,哪有那么多如果?不入禅道,我们就不可能相遇,也就不可能相亲相爱,现在还能脱离禅道来过一段时间这种生活,已经很好了,还奢望什么永久?”戒嗔大笑道。

慧玉看着戒嗔的样子,嗔道:“你就是没心没肺的。好吧,算你说的有理,奴家就听你的了!”

“真的听我的?”

“嗯嗯…”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好,那为夫现在就要抱着娘子上床…”

“你?!”

“哈哈,这可是你说的…”

戒嗔不顾慧玉的挣扎,抱着她就上了床榻,那慧玉也是隔了太久,早有渴望,此时半推半就,露出小女子娇羞之状来…

戒嗔看得心中火起,袍服一脱就扑了上去,扯掉慧玉的袍服,两人滚起床单,声响震天,幸好在院子中早已布下阵法,否则必定会引来围观。

一番**之后,两人气喘吁吁,满面嫣红,全身软瘫,忽然,只觉一股灵力透体而入,身上的灵脉均被束缚起来,立刻就浑身无力,**裸地成为阶下囚!

“哈哈,玩得倒是够爽的!”一声大笑传来,房中出现一条人影。

“你是谁?!!!”戒嗔惊叫一声。

“哦?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谁?”来人奇道。

“你…你是穿云寺的?!”戒嗔忽然有所发现。

“不错,还算有些眼力。不过,老夫现在已经不在穿云寺了!”

“不在穿云寺?!怎么可能?!”

在戒嗔看来,一入穿云寺,就终生都是穿云寺的人,除非是投入别的大人门下,但这种机率太低,对自己而言,就算是投入大人门下,也只能是选择穿云寺的大能禅尊或禅仙,不会去投别的人。

“怎么不可能?老夫现在已经自立门户,开宫纳奴婢,拓展一方势力!看你们两个还有些实力,不如就投入我的门下如何?”来人得意洋洋道。

戒嗔和慧玉两人听得无比震撼,想不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此人必是穿云寺一名大能,却脱离本寺,自立门户,难道穿云寺不追究这种事情?允许他在外面这样胡作非为?

“你…到底是何人?快放了我们,否则被穿云寺和妙音庵知晓,是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戒嗔咬牙切齿道。

现在他与慧玉刚刚**完就被此人暗算,自己赤着身子也就罢了,但慧玉也是如此,被这人看得光光的,他的心里哪里受得了?

“你真地不认得我?这倒是奇怪了!穿云寺之人怎么可能不认得我?”来人奇道。

“我…是从下界穿云寺来的,才刚刚到灵界,怎么可能认识本寺的人?我也就认得本寺的智达大师而已。”戒嗔嘶声道。

“原来如此!好吧,那老夫告诉你,老夫是法崩禅尊,乃是智清禅仙座下门人,不过,他老人家最近主动解除了与我的主奴关系,告诉我可以自立门户,开辟一方势力,所以,老夫已经率领手下禅军夺取了这一带地域,包括山上这个妙音庵,那些尼姑都已投入我的势力当中,成为我的小婢!”

“什么?!”慧玉惊叫一声。

她没想到自己原来那些姐妹竟然都已被这个法崩禅尊收为小婢,还想着明天去那里许愿,看来就算今天没被此人抓住,到了明天还是去自投罗网。

戒嗔听得目瞪口呆,心中暗叹,这次真是运气太坏,一到灵界就落入智清势力手中,这下可麻烦了。

他当然知道最近穿云寺正内乱,所以来到灵界之后,他就没有去穿云寺,而是跟着慧玉来到妙音界,打算在这边好好生活,谁曾想天算不如人算,自己还是受到穿云寺内乱的影响,而且还是最坏的结果。

“哈哈,没想到吧?那些个小婢服侍起老夫来还是很尽心尽力,让老夫非常满意。你这小娘子长得比她们好看多了,虽然不是处子之身,但也无所谓,老夫喜欢!”法崩得意地大笑着。

“无耻!我就算死也不会投入你门下的!”慧玉尖叫道。

“哦?看来你还是一头很难驯服的小狐狸,不过,老夫更喜欢了!老夫就喜欢你这种比较野的小狐,更有征服感嘛…”

“你…你别过来!你…你过来我立刻自了!!!”慧玉脸色剧变,惊叫道。

“哈哈,你要自了也得能够才行,难道你现在不清楚自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状态吗?”法崩大笑道。

“狗贼,你敢对我娘子无礼,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戒嗔一旁嘶吼道。

……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